热辣点击
赞助展示
最新图片

骚扰电话“回潮” 有呼叫中心每人一天拨800个电话

[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 跳转到

  近期,多个手机用户向新京报记者反映,最近骚扰电线个骚扰电话。“不是说这两年一直整治吗?为啥还这么多骚扰电话?”不少人问。

  监管部门已有所行动。7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十三部门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决定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综合整治骚扰电线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发布消息称,成立了北京通信行业综合治理骚扰电话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制定了《北京地区综合治理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

  近日,家住北京的金女士接到了一通楼盘推销的电线”,对方称是天津碧桂园莫奈的湖销售人员,以外地人在天津买房可落户等优惠政策向金女士推销楼盘。对方称,使用的是“网络云呼”拨打电话,跟座机不一样,显示的来电号码并非真实号码,有时候也会显示云南等地的号码。金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经常会接到卖房的骚扰电话,她本人近期并无买房意愿,不知在哪个环节泄露了个人信息。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网站显示,7月份中心共收到举报涉嫌骚扰电线万件次。其中内容为贷款理财类、违规催收类和房产中介类的举报信息居前三位,占比分别为30.9%、21.0%和14.0%。

  微博名为“你过来我就跳下去_”的网友,晒出手机最近通话截图并附上文字“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卖房的叔叔阿姨停止给我打电线通陌生号码间断性来电,其中三通为82开头来自江苏苏州的8位数号码,一通为95202133的未知号码。该网友告诉记者,“一天好几个。大部分卖房,还有股市的,挂了之后这些人还用其他电话打。真的很烦。”该网友回忆,打来的骚扰电话还有显示手机号的,最近显示江苏座机号码的比较多。

  在北京工作的游女士告诉记者,她一般都是在工作日的白天接到骚扰电话,号码显示有手机号、座机、95开头的号码。骚扰电话类型涵盖推销保险产品、理财产品、房产等。除了这些常见的骚扰电话类型,游女士也接到过不少“精准”的骚扰电话,“因为我是做财务工作的,接到过卖假发票的电话,还有财务专业培训公司的电话。因为我是大专学历,还接到过要不要提高学历教育的电话。”

  不久前,家住北京的郝先生接到了一个17开头的手机号码电话,对方自称是某淘宝店客服,能准确说出收件人的姓名。“对方说他们新招的客服操作失误,没有给我成功申请上他们家的VIP会员,我说不需要不用申请了。那个客服又说需要我提供银行卡号给他,撤销申请。听到这,我就觉得可能是骗子,就把电话挂断了。”郝先生挂掉电线开头手机号码呼入。郝先生接到的电话,其实是虚拟运营商的号码。虚拟运营商是从拥有移动通信网络的基础电信运营商处购买通信服务,重新包装成自有品牌并销售给用户的电信服务。市场上的170、171号段就是虚拟运营商号码。

  记者通过QQ联系一位售卖电话卡的人士,对方发来一张图片,上面写道:“所有电话卡即插即用,都已实名。最便宜的为170/171虚拟号段,150元一张(月租5元,打0.12元,接听免费,自己开流量包),各地区正规联通、移动、电信请在归属地问价!”对方称,现在电话卡必须实名,他卖的电话卡是已经实名好的,不用顾客实名,如果买得多还有优惠,买十送三。

  “现在智能手机上都能设来电黑名单,以前挺好用,最近不行了”,北京朱先生告诉记者,“现在骚扰电话号码都不带重样的,天南地北都有。”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记者,有不少用户接到的所谓骚扰电话是通过呼叫中心拨打出来的。至于接到不同地区座机拨打的骚扰电话,这其实与呼叫中心的模式有关。有知情人士称,呼叫中心是很多线路通过计算机网络进行综合调度,不断调用不同地方的线路,有关部门也正在研究如何治理这种模式的骚扰电话。

  走进公司内部,映入眼帘的是拥有120个坐席的大型办公空间,其中64个坐席上设置有耳机电话。记者所在的这家公司主要以销售海景房为主。“每卖出一套房子,公司会提10%的手续费,员工可以提取手续费的10%到40%作为提成。”公司负责人表示,提成的多少则取决于是否选择底薪,以及卖房的数量等,“卖得越多提成越高”。

  在工作过程中,新京报记者发现,每个坐席均配有一个带耳机的固定电话,员工不用自己拨号,电话可以自动呼叫,而对方是谁,员工也完全不知情,只能依靠入职前背下的话术进行“无差别营销”。通话结束后,电话会自动询问对方是否有购房意向,若有意向,员工可以查询刚才拨打的电话号码,开展后续营销。若对方无意向,电话会自动拨号给下一个人。记者尝试使用该电话向外拨号,结果显示拨号失败,只能拨打早已设定好的电话号码。

  “公司每天光电线元。”一名中层员工告诉记者,“这些电话的来源是北京的各大售楼处,号码主人都是咨询过房产,有买房意愿的人。”每天至少8万通电线万通电线多万的北京人口总量,单这一家公司一年不到就可以把所有北京电话号码覆盖一遍,更不论仅仅有看房意愿的人了。

  昨天,记者在这1万条数据中随机挑选了20个号码拨打,其中有11个号码成功接通,其余的号码为停机、正在通话中、未接听、空号的状态。其中一位接通电话的用户告诉记者,他没有购房意愿,也没有在售楼处、房产中介、房产交易大厅留过联系方式,他经常接到骚扰电话,涵盖房产、保险、租房等多种类型。另一位用户称,自己买房子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留下过联系方式。

  新京报记者发现,房地产电话营销是信息贩子的主要销售下游行业之一。8月16日,记者来到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进行应聘,该公司HR称其销售方式包括电话营销,号码来源多是在地推或客户来电咨询时留下的电话,但“也有业主资源”。在问及为何房产中介还要向已经拥有房产的业主进行卖房销售时,该HR表示,“因为北京70%的买房者其实已有房产,但有换房的需求,所以每一个业主都是潜在的购房者。”8月14日,记者联系到了在某售楼处担任销售总监的张经理,他介绍称,房地产电销的电话来源很多,主要包括“售楼处来访或来电客户信息,客户推荐信息;网上用搜客通等客户搜索工具搜索到的信息;从政府机构基础信息库如人口普查、公安户政、纳税信息、社保等提取到的信息;从通信运营商内部人员谨慎购买获取的信息;从别的同行公司购买的信息;从朋友关系人获取的多次转手的信息;大型展会现场搜集到的客户信息;从报纸杂志电话黄页搜集信息等”。

  另一位出售电话营销资源的人给出的报价是,1毛5一条或可买打包价,10万条8000元,20万条13000元。对方称可提供车主、家长、股民的信息,并且可将城市定位在北上广三地。“我这里是可以试单的,不给你试单的都是骗子。”随后,他给记者提供了49条上海股民的电话信息。对方表示,如果是做楼盘营销,他还可以提供贷款、家长的电话资源。

  此次十三部门专项治理行动中,对呼叫中心提出了相关要求。呼叫中心企业要对经营资质、自营和外包业务进行全面规范,包括:业务名称、业务委托主体、业务类型、外呼业务号码、外呼对象和内容以及具体联系方式等。开展商业营销外呼的,应当征得用户同意,建立用户白名单并留存相关依据资料,规范外呼时段、行为等,不得对用户正常生活造成影响。用户明确表示拒绝后,不得继续向其发起呼叫。在这个过程中,该呼叫中心是否违规?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核心在于是不是未经用户同意或者用户明确拒绝还继续打电话的行为,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存在资源、线路的违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接企业自己的电话线路说得比较笼统,得看是提供技术服务,还是同时提供了人工坐席,线路是谁和运营商签订的,判断起来比较复杂。”

  记者发现网上还有智能语音机器人软件销售,对方提供的产品宣传中写道“基于呼叫中心系统,外呼机器人融合AI技术于一身”。对方称一条线分钱。软件按年计费,一个坐席一年的费用是16800元。对方称正常情况下都是显示手机号或座机号码,如果想显示9开头的5位数电话需要提供授权书,也可以显示公司的座机号。

  方案明确提出,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组织各地电信管理机构督促相关基础电信企业、呼叫中心企业、互联网企业等加强语音通信业务和资源管理,防范电话扰民。加强语音线路和码号资源管理,按照“谁接入谁负责”的原则,严格语音线”等码号资源的用户资质审查,规范资源使用。(记者 马婧 罗亦丹 实习生 游佳颖 位威)


点击排行